新冠肺炎患者痊愈后复发?专家:可能是少许病毒残留

成都2月21日电 (王鹏)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21日通报称,成都一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出院10日后复检出核酸阳性,目前已收入该医院进一步复核。 复检呈阳性是否意味着复发?对接触者来说是否有传染风险?再次入院病情将如何发展?针对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四川省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感染性疾病中心副主任雷学忠。 问:患者解除隔离痊愈出院的标准是什么? 雷学忠:目前,对于所有的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的标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结果。在前几版国家发布的诊疗指南中都主要提到的是上呼吸道鼻咽拭子的标本。连续两次,间隔24小时的鼻咽拭子核酸检测阴性,结合临床症状明显缓解、好转,就能达到解除隔离标准,算作痊愈,可以出院回家隔离观察。 问:成都患者复检查出核酸阳性属全国首例吗? 雷学忠:属于极少数,国内之前已经有过类似的情况。这说明对此病毒认识还远远不够,需要加强研究以深化认识。 问:该患者属于病情复发吗? 雷学忠:不属于复发,应该说更大的可能性是少许病毒的持续残留,是一个没有清除干净的过程。 问:该患者目前情况对比之前有何变化? 雷学忠:这类患者后期即便是有少许病毒残留,只要给予适当的隔离,基本的处理后,情况都是相对平稳的,大家不用特别紧张。 问:家属作为密切接触者,有危险吗? 雷学忠:连续两次,间隔24小时的鼻咽拭子核酸检测没有问题的话,应该说是相对安全的,目前家属也在居家隔离观察当中。 问:针对这一情况,有何应对之策? 雷学忠:随着对疾病认识不断深入,国家卫健委也在不断更新诊疗方案,也就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已经把下呼吸道,主要是痰液标本,甚至是肺泡灌洗液的标本来做进一步的检测,这样才有可能更准确。 问:对于出院患者,有哪些进一步的后续管理? 雷学忠:我们严格参照国家制定的相关标准来执行,随着时间的推移,标准不断更新,我们也在逐步的加强。对于出院患者,我们一直都有定期的、严格的随访检测,如果他在居家隔离期间有相应的一些表现,都会及时作出处理,请大家放心。 问:对于出院患者,有什么提示或者指导呢? 雷学忠:居家隔离14天,避免外出。遵医嘱定期复诊,做好健康监测。居家期间,为了家人健康,尽量减少密切接触。以及配合医院做后期的随访、检测等。(完) 【编辑:黄钰涵】

“守好国门,守护生命”,一个湖北家庭的抗“疫”家书

中新社北京2月21日电 题:“守护国门,守好生命”,一个湖北家庭的抗“疫”家书 中新社记者 张子扬 时隔6年,24岁的武汉边检警官胡晗在抗“疫”期间,鼓起勇气给父母写了一封家书。 落笔前,胡晗称想了很久,“现代人的生活里,写信是极其少见的。有事打个电话,发个微信足矣。特别是像我这样的‘95后’,给爸妈写信,难免有点矫情。” 胡晗说,上一次写信是刚考上大学。离家到外地求学,信里表达的是一个学生对新生活的感悟。此刻写信,内心充满对亲人的担忧和牵挂。“母亲一直在医院坚守着,很久没休息了。这个病传染力这么强,怕她扛不住。” 作为医护人员的家属,胡晗注意到几天前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不幸去世的消息,令他再次为母亲的安全揪心。 电话那头,胡晗的说话气息不断切换着:“每次看到这样的消息,心会像被针扎了一下,很惋惜。这个社会应多关心一点医务人员,平日里默默无闻,可到了关键时刻每个人都义无反顾往一线跑,他们也有家人啊!” “这些天只有到了凌晨我妈才能接电话,她总说一切都好,穿着防护服很安全,一点也不累。但鄂州只有一家三甲医院,当地形势也很严峻,她在发热门诊能不累吗?”胡晗说,“写信,可以把平时不好意思说的话装进去。” 胡晗至今记得,那封信发给父母两天后,母亲才用微信回复了几句话:“看得出是真情实意。感动、欣慰、思念、心安!”“在家你是儿子,在外你可是人民警察。你守好国门,不要让一个坏人进来或出去,我守护生命,不会让一个患者轻易离开!” 谈及这件事,胡晗说,“母亲平时是个很坚强的人,不太会说肉麻的话。可能这次疫情太重了,每天看到那么多病人,有感而发。” 这个春节,胡晗没发一个朋友圈,连平日里喜欢刷微博的习惯都“戒了”。“微博里说什么的都有,有些令人感动,有些让人心寒,索性干脆不看。” “当一个热爱的城市‘生病’了,你发什么信息都显得苍白无力。”胡晗形容,他最怕看到外面对“武汉”的评价,即使是正面的、积极的信息,都会触碰自己敏感的神经。 他想着,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守好国门“边境线”,让每一个出入境旅客可以“感受到武汉还有健康的机体,没有被疫情打倒,以后会更好。” 从疫情发生至今,胡晗和他的同事已连续作战一个多月。“武汉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共140多人,关键时刻全员在岗,没人掉链子”。 他说,“其实大家都清楚,每天要接触那么多旅客、查验上百本护照,没风险是不可能的。” 在普通人眼中,机场工作的边检民警通常就是查验护照、盖章等这些机械化重复性劳动。但鲜有人知道,他们身上承担着的责任有多大。 “除了常规的查验程序,每个人都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比如要防范查处非法入出境活动,侦办妨害国(边)境管理犯罪案件。”胡晗说,平日里,还要防止某些不法分子“闯关”出境,“电影里的剧情,在这里是真实发生过的。” “一本护照承载的‘内容’太多,稍有不慎就会被坏人‘钻了空子’。”胡晗很清楚,无论何时,作为边检警官根本职责是不能丢的。 只是,因疫情缘故,亦让一个年轻警官重新定位自己的角色。“特殊时刻,需要给旅客传递出人性的善意。站里的领导经常叮嘱我们,疫情期间隔离的是病毒,但不能隔离爱。” 看到国家用包机接回武汉市民,特别是看到那种渴望回家的眼神,胡晗在查验护照、盖上入境日期的同时,会时不时同旅客说上一句:“欢迎回家”。 “口罩和护目镜下露出的每一个笑容,对他们可能都是种鼓励。”胡晗说,他身后的武汉,不会一直“病着”,需要所有武汉人齐心协力,共同治愈这个“家”。 如果说胡晗此刻在国门值守是为让漂泊在外的人顺利回家,而在武汉60多公里之外的鄂州,母亲叶冬云每天则需十几个小时坚守在发热门诊,为的是治愈更多的“家”。 这些天来,这位母亲见过不少属于聚集性感染的患者,一家人有老有少。“哪一个人不幸离世,都会将整个家庭撕裂。” “特别是一开始床位紧张的时候,有的老人属于重症,子女会让老人躺在自己身上,哭着请医院先救父亲,可他们本身也是感染者。有的是孩子症状较重,父母像疯了一样恳请医生先救孩子……” “看到这样的场景,再坚强的人也会忍不住落泪。”她说。 “家是什么?平日里体现的可能是柴米油盐、一些琐碎的事。但到了危难关头,很多人宁可放弃自己先救家人,这种出于人性本能的反应,任何时候都难以复制。”叶冬云说,中国人的“家”,或许只有此刻才能还原本来面目:不求富足、不求山珍海味,只求一个“健康平安”。(完) 【编辑:孙静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