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队忆失联女大学生搜救 可可西里找人像大海捞针

新京报讯(记者 张静姝 马骏)8月3日,海西州蓝天应急救援中心理事长谢文淋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参与了青海失联女大学生黄某某的搜救行动,在4天时间里搜索超过1000平方公里,最终失联者没有生还大家都很痛心,“在可可西里找人,就像大海捞针。”警方在可可西里发现失联女大学生遗骸。我们视频截图 据谢文淋介绍,搜救工作从7月27日开始,持续了4天时间。救援队出动了3辆车,10名队员,通过开车和徒步的形式进行搜索,范围达1000平方公里以上,队员每日徒步的距离在二十公里以上。 “我们在荒野上遇到的每一个沼泽、湖泊,都没有放过。有时从望远镜中看到远处湖泊上漂浮着白色物体,走近却什么都没有。”谢文淋说,遗憾的是,搜救工作以发现失联女生的遗骸结束,“女孩衣服上没有血迹,应该是先结束了生命,后被动物攻击。” 可可西里无人区属于荒野地带。据谢文淋介绍,这里的气候变幻莫测,每年夏季也是雨季时期,“救援过程中,也遇到过原本还是晴空万里,不一会儿就暴雨来袭,甚至雨雪交加的情况。”巨大的温差和极端天气交替,一般人很难适应。 谢文淋还提到,可可西里属于野生动物资源丰富的自然保护区,一旦被动物攻击,很容易出现致命危险。由于海拔较高,一旦负重过多或者遭遇意外身体不适,会出现强烈的高原反应,需要迅速采取措施缓解。 因此,谢文淋建议,游客不要徒步或自驾前往可可西里探险,要有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哪怕是经验丰富的救援队员,只要听说有人在可可西里走失,大家都捏一把冷汗。在可可西里找人,就像大海捞针。” 新京报此前报道,黄某某于7月5日从南京乘火车出发,7月7日抵达格尔木市,当日8时乘坐出租车前往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随后失联。8月1日,格尔木警方发布通报称,独自前往青海旅游的女大学生黄某某遗骸于7月30日被找到,经初步侦查,排除他杀。 编辑 左燕燕 校对 付春愔

去避暑路遇越野车坠河 两名重庆老人救起一家四口

连日的高温天气,让不少重庆人拖家带口到外地避暑乘凉。虽然身上凉快了,但重庆人心里那团“助人为乐”、“见义勇为”的火却从来未冷下来。2日中午,在贵州桐梓县茅石镇一处小桥边,一辆小车冲出桥面落入水中。跟在该车后面的两位重庆人,见状立即停车下河救人。 奇怪 去买东西的两人湿漉漉地回来了 2日中午,在贵州桐梓县茅石镇一农家乐避暑的伍女士和家人一起等着吃午饭,“同桌的两位大哥不知道去哪里了,大家都在等着他们。” 伍女士说,两位大哥一个姓李一个姓尹,三家人都是重庆人,先后来到这个农家乐避暑,很快三家人就熟了,每天都同桌吃饭。2日上午,尹先生坐着李先生的车到附近场镇上买东西,直到午饭时间快过了,两人才赶回来。 正准备开饭,伍女士发现两位大哥身上湿漉漉的,并且走路有些慢,似乎是脚受伤了。一问之下,大家才知道两人下河救人去了。 究因 一家四口开车坠河,他们下水救人 原来,尹先生和李先生在买东西返回农家乐的途中,经过一处小桥时,发现了险情,“前方一辆越野车在过这个弯道桥时,对直就冲了下去……” 两人连忙停车靠边,只见那辆出事的小车倒扣着载在桥下,河水快要将车子全部淹没了。两人赶紧把手机丢到路边,下水救人。 据尹先生说,车子坠下小桥后,一名穿着黑衣的老者先从车里出来了,后来他们才知道,开车的正是这名老者。由于车厢里还有人,尹先生和李先生只能趴在车边,强行把车门拉开,然后伸手在车厢里四处摸,“摸到一条腿,我就使劲往外拖……” 由于事发地点位于两个场镇之间,地处偏僻,经过的行人和车辆很少,整个救援过程都是尹先生和李先生,还有先逃出来的老者三人一起完成的。 三人从车里救出来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已经溺水昏迷。尹先生又用之前学到的急救知识,对小男孩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最后,男孩渐渐醒了过来。 一家四口惊魂未定的坐在路边,尹先生和李先生又拿来手机,拨打电话联系伤者的家属。待伤者家属赶来后,尹先生和李先生这才开车返回。 声音 “肯定第一时间救人,总不能袖手旁观” 昨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上救人的尹应成。62岁的尹先生家住江北区,此次是和家人一起到贵州避暑。他说,和他一起救人的李先生今年也60多岁了。 尹先生告诉记者,出事的那家人应该是对当地路况不太熟悉,才会在经过弯道时冲到桥下,而且小桥边也没有护栏,从桥面到水面约四五米高,河水能将小车全部淹没。 “见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是第一时间救人,总不能袖手旁观吧!”回忆救人时的情形,尹先生说,当时除了这一家四口外,现场就只有他和李先生了,因此他们没有任何犹豫,选择立即下水救人。在救人时,两人的脚可能是被碎玻璃,或是河边的石头划伤了。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谭遥

36岁老将蝉联CBA常规赛MVP背后的隐忧

事实上,不论是球迷的赞誉,媒体的肯定,还是在俱乐部和国家队的重要性,在很多人眼里,易建联仍然是当下的“中国篮球第一人”,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在易建联已经36岁的时候,中国篮球仍未有人能够超越他,究竟是幸运还是悲哀?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如果从球员的角度看,运动员长久以来一直保持很好的状态,他的职业素养肯定是值得赞叹的,但是如果周围球员的水平,仍然和他有很大的差距,那么对于这个国家的篮球未来发展来说,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某不愿具名的职业教练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这名专业教练特别强调,这不是特指中国篮球,而是仅仅从宏观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具体到中国篮球,我们不妨可以回顾一下历史,可能就会从中得到答案。 2002年4月19日,上海男篮客场以123∶122战胜八一队,以3∶1的总比分获得球队历史上唯一一个CBA总决赛冠军。在宁波的那个夜晚,姚明不仅高高举起总冠军奖杯,更重要的是,他在中国男篮的地位,又稳稳往前迈进了一步。如果说,这次夺冠算是中国男篮姚明时代的开始,那在此之前的几年里,姚明扮演的都是一个追赶者的角色——王治郅的篮球智商和脚步,巴特尔出色的背身技术和传球意识,都是姚明一直在学习的内容。 不得不承认,“移动的长城”时期,包括之前的“96黄金一代”,那个时代的中国篮球是百花齐放的时代。王治郅、巴特尔、姚明、孙军、郑武、胡卫东、巩晓彬,在俱乐部都是名副其实的带头大哥,在国家队虽然有主力和替补之分,但也都各有各的绝活儿,那时候的国家队绝对不是依靠某一个人的绝对能力来赢得比赛的。 但是到了“后姚明时代”,中国篮球却变得举步维艰。虽然当时已经35岁的王治郅,率领球队拿下亚锦赛和亚运会的冠军,暂时保住了中国男篮的颜面,但在那之后,以易建联为核心的中国男篮却一直处在苦苦支撑的窘境。而在这个时期内,业内普遍认为,易建联虽然称得上核心,但相比于姚明、王治郅的领袖作用,沉默寡言的易建联尚有差距。 这可能还不是中国篮球的“至暗”时刻。中国男篮折戟世界杯后,被认为是下一代领军人物的周琦,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时至今日,2019-2020赛季CBA联赛常规赛MVP评选结果揭晓后,一票之差落败的周琦,在网络上的风评,也和易建联相去甚远。而专业人士、媒体、球迷对周琦的恨铁不成钢,恐怕也是对中国篮球现状真实情感的流露和宣泄。 “论身体条件和天赋,周琦毫无疑问是那个最有可能成为中国篮球下一代领军人物的球员。我们当然希望像易建联、孙悦、张庆鹏这样的老将,可以尽可能地延续自己的职业生涯,但后浪也必须迎头赶上,中国篮球需要有连续不断的人才涌现,而不是榨干老将油箱里的最后一滴油。”该专业教练表示。 本报北京8月3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杨屾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陈海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