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中国社工迎“新机遇”面临“成长的烦恼”

中新社兰州2月20日电 (记者 丁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民自觉硬核“自我隔离”宅居家中,社区治理成为了这场全民战“疫”中最重要的“末梢神经”,社会工作者成为了基层抗疫的主力军,让这支原本有些“冷门”的社会力量迎来发展“新机遇”,亦面临诸多“成长的烦恼”。 社会工作者,简称“社工”,不是利用闲暇献爱心的“志愿者”,他们是在社会救助、社会慈善、青少年服务等社会服务机构中从事社会服务工作的专业人员,被称为维护社会和谐的“润滑剂”,将社会关怀延续到政府公共服务尚未周全的角落,在中国内地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 入户摸排、卡点执勤、消杀作业……在甘肃兰州城区内的街道、社区,随处都可见社工忙碌的身影,来自兰州幸福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社工贺亚雄便是其中一位。 “社区是疫情的‘后方主战场’。”贺亚雄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社会流动加快,社区治理呈现出需求多样化、主体多元化等特征,治理难度和方式愈加复杂,专业服务力量的加入不仅关照民众所需,亦是时代发展所趋。 贺亚雄和同事通过链接政府、企业资源,满足社区民众日常需要;发起志愿者团队,解决人员不足的短板;开通社工援助热线,提供咨询信息服务。 随着疫情蔓延,社区民众心理变化、复学复工人员返兰、出院患者的社区回归等问题愈加显性化,“尤其是疫情结束后的大众信任危机等次生灾害,都需要专业社工来介入。”贺亚雄说,重大社会事件推动民间力量的兴起,社会工作将迎来新一轮发展契机。 不仅在偏远的西北甘肃,中国多地社工都投入到疫情阻击战中。诸如武汉招募专业社工提供肺炎防治支持性志愿服务;广州社工实施“红棉守护热线”服务行动;成都社工四处奔波协调物资…… 以“面对面”为主要专业技巧方式的社工,如今要面对“居民隔离”的尴尬,这给兰州市西固区爱如阳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理事长李霞带来极大挑战,“线上模式”成为突破口。 疫情给中国社工所带来的挑战远不止这些,细碎的日常社区工作常有人将社工和志愿者划等号;通才培养模式下的社工并不能细化到心理、医务、老人等具体领域和特定群体,工作界限模糊;加之薪酬待遇较低、社会地位不高、发展空间不大等历史遗留问题,都成为社工成长道路上的“烦恼”。 从事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研究的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教授焦若水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分析说,中国政府不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社会治理创新是重要组成部分,疫情凸显了基层治理单元的重要性,特别是集成在治理体系的最微观“末梢神经”社区层面关键功能,活跃在一线的社工对疫情防控作用重大。 “社会工作在社会治理创新中不可或缺。”对于促进社工未来发展,焦若水建议,首先要教育先行,无论是在校专业培养和政府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的继续教育,都要逐步建立本土化社工培养模式;国家、基层政府部门要加大对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的招聘,为拓宽现有社工人才培养找到职业出口;提高职业待遇和社会声望,促使社会工作在基层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进程中发挥建设性作用。(完) 【编辑:刘羡】

俄罗斯一架小型飞机硬着陆致7人重伤

新华社莫斯科2月20日电 俄罗斯紧急情况部20日确认,一架搭载14人的小型飞机当天上午在俄远东城市马加丹硬着陆,造成7人重伤。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紧急情况部地区分部发言人的话报道说,这架载有12名乘客和两名机组人员的安-2型私人飞机起飞后即实施硬着陆,7人受伤且伤势严重,已被送往医院救治,另外7人也被送往医院接受检查。 这位发言人说,这架小型飞机未在硬着陆中损毁。 飞机硬着陆原因尚不清楚。俄相关部门已对此事展开调查。 马加丹是俄罗斯远东马加丹州首府,地处鄂霍次克海北岸,为新兴港口城市,人口约10万人。 【编辑:苑菁菁】

上海驰援武汉专家:注重减少轻症急转危重症,呼吁重视患者心理健康

上海2月20日电 (陈静 朱凡)正在武汉三院支援的上海瑞金医院李庆云教授20日表示:“现在我们更注重判断普通型患者转变为危重患者的危险因素。”这将使得治疗窗口前移,减少轻症突然转为危重症的情况发生。据悉,上海医疗队特别成立了质控小组,建立起医疗质量控制体系。 作为上海支援湖北第三批医疗队医疗组组长,李庆云说,持续高热、高龄、合并有严重的基础疾病以及前后2次CT对比肺部病变进展迅速与否等,都是轻型转变为重型、危重型患者的危险因素。 这位专家表示,医生们还在积极探索复查和观察的时间节点,通过对包括临床症状、白细胞和淋巴细胞变化以及影像学的观察,建议一般普通型患者入院5-7天后要复查CT,7-10天复查核酸转阴性的情况。 据悉,上海支援湖北的第三批医疗队在武汉三院驰援半月有余。到19日,医疗队累计救治183名确诊病例,其中重症62人、危重症26人、出院54人。 据悉,在这半个多月中,上海医疗队专家联合武汉三院的专家们共同出台了院内治疗规范第一版,之后很快修订,发布了第二版。医疗队长、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说,医疗队在武汉三院率先建立一整套的预警体系和筛查标准,及早发现可能从轻症转为重症的患者;对于已经转化为重症的患者,则不断优化治疗策略。 陈尔真举例表示,要对这些病人尽早实施有效氧疗。他建议对于某些病人要尽早通过血气分析来看其实际氧合情况。 陈尔真指出,由于武汉医护人员缺乏,武汉当地其他专业,比如骨科、口腔科医生都冲在一线,因此要对每个队员进行规范化的培训,并提高其规范执行力。医疗队特地成立了质控小组,建立起医疗质量控制体系,监督和落实每个病人各项医疗情况的进行,并不断加强督查力度。 据了解,目前武汉三院已进入有序治疗期,要保证不断提升治疗质量,不仅需要药物等治疗,更重要的是心理治疗。陈尔真呼吁所有医疗队关注心理治疗,要和躯体治疗同步进行。 陈尔真说:“我们发现病人会碰到一系列的心理问题,尤其家族性群集感染的病人,当其他亲人去世,对他们的心理打击很大,往往会留下了深深的创伤。”据悉,上海医疗队驰援伊始就成立心理治疗小组,为他们今后早日回归社会做出努力。(完) 【编辑:苏亦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