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输入正在威胁着中国疫情防控-本站网

资讯 最新
号外 时间线 文集 24小时 Pro会员 Pro会员介绍 全部专栏更新 活动投稿2020-04-15 12:00俄罗斯输入正在威胁着中国疫情防控八点健闻关注

导读

从俄罗斯输入中国的确诊病例数已达510例,黑龙江报告322例,上海76例,内蒙古71例,山西35例,广东3例,浙江、安徽和吉林各1例。

俄罗斯未能防住欧洲输入的疫情,半个多月来进入爆发期,确诊病例已超过2万。

莫斯科柳布利诺大市场聚集了4万华商,由于人来人往,又缺少隔离,很容易加速病毒传染;很多华商没有买医疗保险,同时担心得不到检测和治疗,于是急迫想回国。

目前中俄陆路口岸已全部临时关闭,但不能一直把本国公民挡在门外,一旦口岸重新开放,也就意味着更大的风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作者:谭卓曌、吴晔婷,题图来自:IC PHOTO

境外输入确诊病例迎来了又一波高峰。4月13日0-24时,中国的境外输入确诊病例数为86例,此前两天的数字分别为97例和98例。

       上一轮输入高峰发生在三月下旬,主要的输入来源国是英国。这一轮高峰主要来源于俄罗斯。

4月10日,一架从莫斯科飞来的临时航班——俄航SU208——降落上海浦东,飞机上一共204位乘客,多数是在俄罗斯经商的中国人。随后的两天时间里,航班上共有60人确诊新冠肺炎,比例接近30%。

这个数字看着很恐怖,但也只是近期从俄罗斯输入的确诊病例中一小部分。

之前3天,另一架从莫斯科飞往北京的航班降落山西太原,200名乘客共有35人确诊。

而更多的则是从黑龙江绥芬河口岸输入的。为了应对输入疫情,3月26日,民航局通知,国内各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航线只能保留1条,每周运营班次不超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保留1条,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1班。

航班受限,很多人选择绕道陆路口岸回国。由俄罗斯莫斯科乘飞机至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再乘大巴到达绥芬河口岸入境。从3月21日至4月7日24时(这一天之后,口岸临时关闭),绥芬河口岸累计入境2443人,截至4月13日,一共确诊322人,比例13%,并且,还在继续增长之中。

仅4月13日一天,绥芬河口岸入境的人中,就有79人确诊,占这一天全国境外输入确诊病例(86例)的92%。截至这一天,从俄罗斯输入的确诊病例数已达510例,远超排第二位的英国(296例)。

来源:澎湃新闻美数课

而且,从俄罗斯输入的病例已分布在很多省份。黑龙江报告322例,上海76例,内蒙古71例,山西35例,广东3例,浙江、安徽和吉林各1例。

为什么俄罗斯在几天之内就成为了境外输入病例的最主要来源,进而成为中国疫情防控的一大风险?俄罗斯本土的疫情到底有多严重?

俄罗斯的失误:防住了中国,没有防住欧洲

俄罗斯疫情的爆发,比大多数欧洲国家都晚。3月2日莫斯科报告了第一例确诊病例,3月27日,突破1千例,此时,意大利确诊病例已超过8万,死亡病例超过8000。

此后,俄罗斯疫情进入快速爆发期,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逐步攀升,4月7日,单日新增破千,4月12日,破2000,截至4月14日,确诊数人已超过2万。

以莫斯科为圆心,画一个圆,它所辐射的范围不仅包括了中亚、东欧,而距离德国、法国、意大利也并不远,它是亚欧大陆的一个重要交通枢纽。

3月之前,这座城市较为平静。在武汉疫情爆发伊始,俄罗斯就严防死守,关闭了中部和东部的口岸,限制跟中国的交通,把主要输入渠道堵死了。在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昕看来,俄罗斯最初这方面的行动并不晚。

3月2日,莫斯科发现首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一名2月23日从意大利回国的俄罗斯人被确诊。俄罗斯之后半个月的表现可圈可点,所有曾到访有确诊病例的国家和地区的莫斯科居民需向有关机构报告,所有从疫情较严重国家返回莫斯科者需自行在家隔离14天。俄出台法律,违反隔离措施者可被判5年监禁。

但在张昕看来,俄罗斯防住了中国的输入型病例,却没有防住欧洲国家的输入型病例。“它对欧洲交通的限制,实施得非常晚。可能是因为当时没有意识到病毒的中心会转移这么快。”在3月15日晚,俄航才通过要停止往返部分欧洲国家首都航班的决定。3月16日开始,俄罗斯对与欧盟国家、挪威和瑞士的航班进出限制正式生效。

根据俄罗斯海关的数据,3月下旬的10天内约有100万人从国外回到俄罗斯,多数为从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欧洲疫情严重国家的回国公民。他们当中产生了大量的输入型病例,而且,他们很多人在居家隔离,也没有进行核酸检测。

3月27日后,俄罗斯疫情数据呈指数型发展,一天比一天严峻,新增确诊数持续上涨。

空荡荡的莫斯科街头,来源:莫斯科市政府官网

不够坚决的政策,不受拘束的人民

一开始,俄罗斯政府也是极为犹豫,纵然中国、意大利、美国疫情的经验教训在前,但到底要不要采取限制人员的流动的举措?是否用较为严苛的方式防控疫情?政府一直没有下定决心。

5月9日,俄罗斯原定有个胜利日阅兵,俄政府原来是希望,在不影响政治、经济方面的重大活动下,有效遏制疫情的发展。最近两周左右,莫斯科的防控措施才一步步升级。

“在疫情没有爆发之前,所有人都觉得严苛的政策太极端,经济成本太大,但当疫情大规模爆发时,所有人又都觉得执行得太晚。”张昕认为,不光是俄罗斯,几乎主要的疫情国都出现过类似情况。

当地时间3月25日,普京就新冠肺炎疫情向全国民众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推迟原定于4月22日的对宪法修正案的全民公投,并宣布为防止新冠疫情的快速蔓延,规定3月28日至4月5日为带薪休假周,除了经营食品和必需品的商店,都应当停业。在此基础上,俄总理米舒斯京28日签署命令,宣布30日起暂时关闭俄罗斯所有边境口岸。

此后,当地时间4月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将俄罗斯带薪休假假期延长至4月30日。

由于俄罗斯是联邦制国家,针对总统宣布的“带薪休假居家隔离令”,各州具体实施的细则略有不同。

以莫斯科为例,市长令要求从3月30日起,所有莫斯科市民不分年龄一律实行居家自我隔离制度,只有在需要紧急就医、生命和健康受到直接威胁、往返工作单位(防疫法规所允许继续开展的工作)、去离居住地最近的银行、通讯运营点、商店购买生活必需品、丢垃圾、外出遛宠物时才允许外出,遛宠物的距离不得超出居住地100米。

第二大城圣彼得堡,政策与莫斯科类似。除此外,圣彼得堡要求65岁以上居民不准出门,如果能够保证一定期限不出门,政府会给予一些经济补贴。

而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念书的中国留学生谢镜翰看来,这些防控措施也只是“听起来严格”,实际上并没有完全落实。

一方面,关于居家隔离、出门限制的政策仅仅是政府的“建议”,在俄罗斯大多的居民楼都比较老旧,均为非封闭式小区,没有条件对小区和居民进行监控管理。

另一方面,从谢镜翰的观察来看,当地居民的防范意识还不够,居家隔离制度推行之后,人们依旧照常出门遛狗、遛娃,户外也不乏晒太阳的当地人。出门在外的俄罗斯人还没有养成戴口罩的习惯,谢镜翰发现,“在刚开始居家隔离的3月底,进超市看到的戴口罩的人,一个手就能数得过来,大部分都是华人,最近出门大概有五成的人戴上了口罩,这已经比此前的比例高了,可能是因为最近确诊病例变多了。”

疫情爆发趋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家政策跟公众之间的配合程度。东亚几个应对比较成功的国家,政府跟公众之间相互信任度、配合度都挺高。张昕认为,俄罗斯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但政府出台的政策,公众不一定马上就会遵守。如果政策给生活带来不便的时候,很多人还是想打个擦边球,能不执行就不执行。在俄罗斯,公民和政府之间的良性互动可能没有韩国、新加坡那么好。

比如,除了莫斯科、圣彼得堡之外,俄罗斯其他地方还没有进入爆发高峰期。一个在远东地区生活的俄罗斯人,经常在朋友圈实时播报,“政府出台要戴口罩,要社交隔离,但最近一个星期几乎没有被执行。前一段时间,俄罗斯政府规定了两个星期的带薪假期,让大家不要出门,但很多人把它当成一个社交日,到外面烧烤。”

作为拥有500万人口的俄罗斯第二大城,截至4月13日,圣彼得堡的确诊人数为678人,位列俄罗斯各地区第三位。谢镜翰对于圣彼得堡的数字是否反映了真实的情况有所怀疑,“这么大的城市只有600多例,相比莫斯科这个数字太少了,我不太相信,过低的数字反而让我担心。”

空荡荡的莫斯科街头,来源:莫斯科市政府官网

华商为什么急着回国?

目前大约有16万中国人在俄罗斯境内。随着疫情的爆发,居住在莫斯科的部分中国人陆续开始回国,他们对当地人不以为然的态度感到担心。

莫斯科乐清商会副会长黄顺水在微博中说“民众排斥带口罩,他们认为有病才会带口罩;他们居家隔离也不封楼,有可能还会外出。”

另外,是对治疗费用的担忧。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于凯江,是黑龙江省委赴绥芬河市疫情防控工作组医疗救治组组长,他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多数(境外输入病例)告诉我,他们在国外没买医疗保险。还有,这些人语言不过关,他在国外只会一些简单的交流,吃个饭、买个机票估计问题不大,但有病却表达不清楚”。

还有一个原因,对于商人来说,疫情之下已经没有了市场,也促动他们回国。

和黄顺水一样,乘坐SU208回国的多为在俄华商,且多来自莫斯科的两个华商聚集的大市场,柳布林诺市场、萨达沃市场。

柳布利诺大市场,是莫斯科最大的日用百货批发市场之一,其中一半以上由华商经营。这里生活了近4万华人,约占整个莫斯科十几万华人的三分之一。

这些大市场的摊位,面积都不大,就像一个一个集装箱。从事小商品、农产品的进出口华商们,以及雇佣的一些短工,为了生活成本的考虑,一般租住在市场附近,一个宿舍住好几个人。一个这样的生活环境中,相互之间的隔离不够,极易加速病毒传染的概率。

受疫情影响,3月28日,柳布利诺大市场停止运营,另一个萨达沃大市场也随之关门。权衡之下,一批华商纷纷回国。

在柳布利诺大市场关闭之后,这些华商就住在了同一个宾馆里。具体是什么时候被感染已经很难查证。

“这些市场里的宾馆一层就有几十个房间,每个房间甚至会住七到八个人,他们3月底不营业后,就会挤在房间里聚餐、打麻将……一个人中标,一层就全军覆没,”一位华商在接受采访时说。

还有的华商,则是有了症状后希望回国治疗。

不测体温的回国航班:轻症华人的救命稻草

黄顺水乘坐的就是4月10日的俄航SU208。当天到达浦东机场接受检疫和隔离,11日得知航班上有80例疑似,12日得知其中51例确诊,13日又新增9例确诊,他在微博上记录了每天的更新消息,用“在刀尖上舞蹈”和“腿软”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黄顺水是旅俄近20年的华侨,做贸易生意,一年中有半年左右的时间在俄罗斯。在接受红星新闻专访时,黄顺水介绍称,这一次是1月27日从中国到的莫斯科,“当时俄罗斯没有一例新冠的病例报告,入境时增加了体温测量。”

自俄罗斯3月28日全民休假以来,黄顺水一直在家隔离,原计划4月12日回程,但随着疫情的逐渐蔓延,着急回家的心情也愈演愈烈。4月9日他得知俄航在10日有飞往上海的航班,作为临时增加的航班,头等舱比此前看的航班的经济舱还便宜,黄顺水立即买了该航班的机票,准备第二天回国。后来黄顺水才知道,这趟俄航SU208早在3月29日起就停飞了,而他乘坐的航班是临时决定新增的,为了到中国装运物资。

这趟临时增加的航班,对已有轻症的华商成了救命稻草。黄顺水写道“由于俄罗斯不收治体温达不到38.5度的确诊患者,轻症患者只能居家隔离治疗,有症状及有过接触接触史的中国人担心得不到检测和治疗,才会着急往中国跑。”在登机之前,黄顺水就听说了飞机上有几个人已经发烧好几天了。

一位乘坐SU208航班回国的华商和丈夫二人在落地浦东后,双双被确诊,正在上海公卫中心接受治疗。二人从4月1日开始有症状之后,经历了在莫斯科的两天输液,由于语言障碍,他们希望能够尽快回国接受治疗。

原定8日飞济南的包机被取消后,考虑9日飞俄罗斯赤塔,从满洲里口岸入关,“可是要去机场时候又说那边闭关了,直至SU208起飞前4小时得知了这趟飞往上海的临时航班,才顺利回国。”

这位华商告诉八点健闻,据她所知,她离开俄罗斯前所住的友谊宾馆刚刚确诊了两个病例,“目前宾馆封锁了,所有人的护照被收走了,就地隔离14天,住在里面的华商想离开都不行,生病的话也只能在俄罗斯莫斯科治疗。”

相比仍然滞留在莫斯科的朋友,她认为自己回国“太值得了”,落地浦东机场的时候,她激动哭了,“感觉有希望了”。在治疗期间,医护的水平让华商放心了不少,她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好起来,“医院的医生看起来都特别自信、很有经验,他们会问我是不是口苦,非常了解我的症状。”

登机前的畅通无阻也帮助这些有症状的华人扫清了回国的障碍,“在莫斯科机场就没看到测体温的”,这一次的登机比一月底俄罗斯无病例时的入境还简单,几乎每个登机的华人都穿戴着最好的防护装备,可并没有任何离境登记检疫程序。

不只是SU208,根据《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从莫斯科飞往山西太原的CA910也是直接放行办手续,登记前没有测体温的环节。

绥芬河输入的病例中,还有因为路途中长时间延误,造成转为重症的情况。于凯江在接受《新闻1+1》采访时提到,到4月13日晚上绥芬河的数据是重症和危重症共21名,其中危重症7名,重症14名,轻型和普通型219名,无症状感染者102名。早期国内重症患者特点一是年龄偏大,二是多数有基础性疾病。这次在俄罗斯输入的病例中,重症多数是(由于)治疗时间延误,一般延误10天左右。

目前没有本土关联病例,未来呢?

为了应对来自俄罗斯的输入疫情,4月7日起绥芬河口岸被临时关闭,第二天,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官网发布消息,中俄陆路边境口岸人员通道目前已全部临时关闭。

同时,绥芬河开始封闭小区,建了一个600张床位的方舱医院,已挂牌投入使用,一支400人的医疗队也赶赴绥芬河支援。

于凯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绥芬河口罩、防护服等物资充足,因为实行闭环管控,并未出现本土关联病例。他给医疗队定了两个很高的目标——“两个零”,医护人员感染率是零,患者零死亡。

在目前口岸关闭的情况下,相信能够得到较好的控制。

然而,“莫斯科的爆发速度是出乎绝大多数人的预料,因为之前是非常平缓的增长,但从三月下旬开始,就呈现出指数增长。”对于后面是不是会进一步扩散,张昕认为,这个可能性不能排除。

而俄罗斯比较麻烦的一点在于,莫斯科的医疗资源相对较好,但一些中小规模的城市,它的人均床位数、医护资源是远差于莫斯科。一旦这些地方进入一个爆发式的指数增长,造成的实际损害要超过莫斯科和圣彼得堡。

就在前两天,俄罗斯西北部的科米自治共和国的行政长官因为当地的疫情爆发速度过快,确诊人数一下子变成俄罗斯最多的几个区域之一,选择辞职。因此,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之外,更小规模的城市、乡村接下去是否会出现大规模爆发,这让人比较担心。

“根据现在的确诊数据看来,俄罗斯的情况还没到非常差,但我也不是特别看好它的前景,可能最糟的还在后面。”张昕说。

俄罗斯病毒感染预防和治疗科学信息中心主任维库洛夫的看法是“俄罗斯境内新冠病疫情峰值预计会在两到三周后出现”。

口岸的开关影响着绥芬河以及其他地方输入病例疫情的走势。16万中国人在俄罗斯生活,不可能一直将他们挡在门外。而在俄罗斯疫情继续爆发的情况下,一旦口岸重新开放,就意味着需要面对更大的风险。真到那样的时候,我们又将如何面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作者:谭卓曌、吴晔婷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本站APP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回顶部分享收藏评论点赞7
Copyright © 
本站网 京ICP备12013432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938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